阿法嗒传说

           

Chez Company作品 – 曹克非,格斯娜•丹克瓦特

转叙(metalepsis)
全民直播时代如何调和叙事学(narratology)与数字媒介的互动性之间的矛盾?
互动模型挑战叙事意义的内在线性,让叙事线性迁就互动模型?

从口述到文学戏剧再到电影电视,叙事在人类文明中持续性地被挑战,并在新的媒介中找寻新的根基。每次对固有媒介界限的挑战必定构成一次次的文学革命。全民游戏、全民直播时代的叙事学又再一次受到了互动性数字媒介的挑战。叙事的核心是认知建构,内在线性(即预设的时间轴、逻辑、因果等)似乎是必需;如今计算机网络技术则综合了多媒介、互动性、实时性,这样的开放互动系统提供的选择需要非线性的或多线性的分叉结构。于是“数字叙事学”的核心便是调和“叙事性”与“互动性”,也就是调和叙事的线性和参与者的非线性之间的矛盾。

叙事意义是叙述者或设计者自上而下规划的产物,互动性则要求用户自下而上的输入。二者的对接,会带来何种谬误冲突?一种更有机、多层次的新的叙事如何从中诞生?一个剧场表演项目,两位导演搭建好架构“architecture”,请观众以“互动性”来进行填充,可以成为一次对“数字叙事性”的成功范例吗?

我们在这个项目里,邀请您作为观众(非传统意义的)参与一次探究“数字叙事学”的实验。我们将在798艺术区进行一次将网络与现实结合的跑酷。参与者既可以透过屏幕虚拟地体验这一切,也可以追随表演者的脚步保持时刻“在场”;既可以只作为一位虚拟看客,在798园区内的“观看点”通过投影来旁观,也可通过手机登录移动设备端,给表演者发送指令,干涉并改变她(他)的现场呈现。观众临时变身为电子游戏里的用户;直播看客也有了主动权。

项目简介

两位来自中国和德国的戏剧人与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一同发展了这个关于798,关于工厂,关于人和艺术的故事,是以虚拟与现实相结合的方式对特定场地的探究 。

这次现场表演既面向观众与路人,也同时在网上直播。作品包含表演、音乐和文本,并将这些剧场手段与中国流行的直播叠加一起。我们设置了一位“阿法嗒”(Avatar),即网络替身,也就是一位表演者,观众通过聊天指引她在798区游荡。这一下午的叙事就是从虚拟现实和观众的共同经历编排出来的。

在项目准备初期,我们于2017年秋天对798艺术区进行了深入的考察。作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区,798在许多方面都显得不同寻常,建立在多样的层面和历史之上。上世纪五十年代,民主德国在工程建设方面提供了诸多援助,包豪斯风格的厂房矗立于数个街区。离厂房不远的酒仙桥路的另一侧,至今仍是属于老工厂的职工宿舍、卫生院和社会福利机构。2000年初以后,这一区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艺术家们租下了废置的车间,很快这里便出现了许多工作室、咖啡馆和画廊,798艺术区也一跃成为了京城新的艺术热点。但随着房地产的繁荣和地价的飞涨,这一切经历了几乎被拆毁的遭遇。这里的艺术家,比如黄锐和高氏兄弟,是怎样争取到这里的空间的?这里能够催生独特的创造力吗?北京七星集团曾经并正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这里究竟会倒向商业,还是会在士绅化和艺术品质之间找到平衡达到共生,并为几乎不可见的工厂和工人提供容身之地?

我们走访了现已成为店主或餐馆老板的前工厂职工、国际知名艺术家、798管理层和许多其他人士。他们的故事乃至他们本人都将在我们的漫游中出镜。为了这次漫游,我们希望能与他们密切合作,因为他们作为历史的亲历者和当下艺术区的参与者,是798的重要组成部分。

演出流程

歌德学院是演出的起点:第一部分,当天的“现场戏剧”表演在这里拉开序幕。曹克非、丹克瓦特和一位嘉宾将出现在舞台上,“阿法嗒”则站在大山子十字路口,投影屏幕上将显示她的所见,她的视角。我们将听见她与路人交谈,询问他们:“798怎么走?你知道那儿吗?你知道那里从前是什么吗?你愿意去那儿吗?” 接着,“阿法嗒”将在主持人(导演团队)的指引下,经过水果摊和生意繁忙的小吃店,拐进一条昏暗的侧街,来到建于70年代的宿舍区。在这里,她将走访一位和妻子女儿一起居住在顶楼一个两室一厅公寓里的前车床工人。歌德学院的现场观众们将透过直播视频眺望这个家庭窗外的798全景,感受它与1958年老照片的区别。他们还将听到这位退休工人的个人叙述,关于他从前的工作和他个人所经历的变化。此外,观众这时能够指引 “阿法嗒”的行动路线,向她传达问题和任务。这样就产生了交互的、导演出的实时影像,即现实与虚构的表演性融合。沿着预先安排好的线路,我们力求用一个个地点、场景、谈话对象和语言细节展现798的缩影,讲述这里的历史和变迁:那些在工厂里度过了一生的人,从上个世纪以来,他们的生活轨迹一直由解放初期社会主义的集体经济以及共产主义理想所决定;接着,我们将来到一家精致的有着自然设计风格的生活品位商店,这里的商品是满足新兴都市中产阶级的需求。在木木美术馆五彩斑斓的装置中间,“阿法嗒”还将邂逅一位老先生,他是我们事先邀请的专家,他会用一套事先编排的形体动作还原他从前的工作流程——每小时200次将黏土压进模具。木木美术馆的所在地正是他从前工作的厂房,那时的他,在这里执行着一个毛泽东直接批示的国家重点任务:如何把毛的声音传送到全世界。

第二部分,观众将离开歌德学院,走进798艺术区。在一个app的帮助下,每个人都可在自己的移动设备上查看实时视频。只要带上手机,就能随时观看直播,还能同时追随“阿法嗒”的脚步与她共同行走,或是坐到设立在合作伙伴处的投影前稍作休息。我们还将在路旁设立视频直播的二维码,将路人变成自发的参与者。观众们可以一路跟踪“阿法嗒”,也可以在某些特定的地标等候她的到来,从而在整个互动游戏中出镜。“阿法嗒”将与观众一起发现并讲述798的故事。798的现场视频,也将在合作伙伴(酒吧、画廊等)的室内外电子屏幕中展现。一场游走中的个人经历,经由排演和投影展示被视觉化,成为了一个影像叙事。最后,“阿法嗒”走上751厂区的天桥。从这里望去,整个厂房区域都成了令人难忘的超现实背景。整个第二部分将在夜色的降临和霓虹灯的亮起中结束,这时,人们开始聚集到第三部分的演出地点。

随着“阿法嗒”在屋顶上起舞,观众们将汇集到包豪斯广场。在“阿法嗒”的引领下,他们开始缓慢的舞蹈,拿着手机探索这个区域的集体“芭蕾”。最后的目的地,是798最早的餐饮场所之一——由黄锐创办经营的爱特咖啡。这里的建筑细节和照片,处处展示工厂生产时期所留下的痕迹,讲述着798在成为艺术区前的历史;而空间内黄锐的作品和各个时期的展览海报,则是关于生活和艺术、历史和现实以及北京这座大都市的变迁。最后,一路追随的观众,将一起围坐在咖啡馆二层的长桌边,我们的音乐人将演唱一首根据当天的聊天内容创作的歌曲。最后,“阿法嗒”也将来到现场,在最后的直播画面中,所有人以模拟相聚的方式来到一起。之后会有一个集体共同表演的时刻。

终场:项目的艺术团队将在这里与观众一起进行演后交流。

————————————————–

戏剧的可能性

——《阿法嗒传说》引发的思考

 

柴中建 (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由北京歌德学院主办的《阿法嗒传说》——在北京798艺术区展开的当代剧场实验,经过几天的互动性表演,于5月1日(2018年)结束。其后留下了长长的思绪……

在所有艺术门类中,戏剧所具有的综合性,是与现实生活的场景最为相似的。它所具有的难度也在于两者之间的真实性问题:何为生活的真实与戏剧的真实?特别是当传统的室内剧场外移到公共场合、移到与日常生活的场景完全不分的情况下,戏剧之为戏剧、戏剧艺术的本体性何在?《阿法嗒传说》的全部内涵似乎正触动着这一关于当代戏剧的本质之问。我正好是《阿法嗒传说》的参与者和旁观者,甚至是表演开始之前的推动者。当一切归于平静,我把自己的思绪转化成理路,伴随一帮忙碌的戏剧人可资回忆的心声……

 

1、神话借喻

“阿法嗒”,据剧作者考,出自梵语Avatar,在印度教中意味神的化身,即作为天神的神灵下凡。该剧导演在解释时,还用了“阿凡达”,意谓神灵与尘世的纠葛。如果说神的纠葛,从人类文明史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在诸神掌控的史诗时代,天神、众神演绎其中,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神通过“英雄”和“圣徒”连接人类,向人类传达讯息。直至今天,“英雄”在许多民族都有各自传说中的形象,“英雄”的用法更有了多元化的指向。即使一平民,如果做了正义和勇敢的行为,人们也会用英雄来赞誉他。

在《阿法嗒传说》中,饰演阿法嗒的角色(由音乐人、歌手孙大肆出演)更像是一个“使者”:行使之人和传递之人。她手上有一张地图,沿着大致规划的路线行走。在行进的许多站点中,她要通过视频和音频传递现场的信息。我想,阿法嗒在现场不仅有一种交流,同时还要把现场交流的状况通过视频传达到其它的许多空间(其它外延的空间是可以任意设定的)。在其它空间的人们可以进行阅读和对话参与。这是导演在该剧中所进行的极赋意义的实验,是“戏剧场”本身的范式拓展。戏剧的在场性其实关乎人的感受感知的直接性,而感知的范域及方式,就像人类存在的范域一样,是一种动态拓展过程(从地域到全球,从地球到太空。从物质到能量,从实体到信息等)。由此,剧场的本体就是关于动态存在的实验性展开。会存在戏剧经验的累积,但不存在固化的剧场形态。或许在很久以前,人们就在猜想一种未来神话的图景:一个影像和声音——可以同时被全人类都看到和听到。“阿法嗒”、抑或“赫耳墨斯”,都是肩负此使命的人(大概还有“观世音”,慈悲的信息不用传达,内心的念到,就已经到了)。这里涉及的是互动交流的传递方式和传递效果:戏剧演员的口语传递方式,在今天可以被数字化为流动的电子或光子,以无线方式传递到世界的任何角落。即现实场景中的事件可以用虚拟方式在任何其它的空间同步进行,并且使所有分布的空间彼此之间产生互动。由此,“阿法嗒”在未来可能演艺的是“全球剧场”了。

暂离神话想象,作为当下的实现,通过什么样的传递方式,使相互关联的角色和其他参与者达到直接有效的沟通。据说歌德学院的“阿法嗒团队”攻破许多技术上的难题,实现了多场域、多叙事层次、随机介入等跨时空的交互表演。但这种跨域交互在日常生活已很常见,就像智能手机给人带来的便捷。所以,提高交互范域及复杂度,只是一种通过技术的实现,是一种客观化的结果。甚至可以说,在大数据和区块链的平台上,最终世界就是一个剧场。那么我们是否真的可以认为“数据平台剧场”的实现就等于戏剧的真实?在此,《阿法嗒传说》的戏剧实验,借喻“神灵”降临到798艺术区,真实的地面场景、真实的历史叙事、真实的人间生活,构造出一部互动表演作品,演绎出随机发生的故事,可它的真实性又如何呢?

 

2、生活与戏剧

通过拷问真实来思考本质,从字面上看似乎也合乎道理。问题是,真实真的如你所见吗?在《阿法嗒传说》演后论坛的大屏幕上,写着“真实不似你所见”(这是一本关于量子物理科普书的书名)。我们由此更要问:“阿法嗒”的真实究竟是什么?

首先,“阿法嗒”在唤醒真实之问:何为戏剧的真实?这是我在演出前的创作过程中与导演曹克非不断讨论的问题。剧作和导演(曹克非和Gesine Danckwart)首先看到传统戏剧的单纯文本对于真实刻画的局限,对于社会现场直接介入的隔离,其中表演者和观众的分离所导致的对于更广大世界的可体验性的失缺。对传统戏剧形式的反思让她们看到,社会本身就是交流互动的场所,这些日常叙事以及现实场域隐藏着可转换为戏剧的巨大潜能。但现实生活的真实不同于艺术的真实。生活日复一日地发生,如何在其中挖掘这些戏剧潜能?如何让这些能量释放出来,以打破现实生活的规范模式并深入其中?

当社会的变革所导致的人类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巨变,让构成传统戏剧的基本要素也发生了巨大的裂变。经典戏剧的权利结构被颠覆和解构,似乎一切要重新回到生活自身。如果说戏剧是一种综合语言形式(人物、视觉、话语、场景、影像等多语言形式的综合),而且语言哲学对于真实的拷问,就是放在日常语言的层面上来思考的。“回到生活自身”与现象学哲学的“面对事情本身”都在问同一个问题:生活(事情)、戏剧是如何发生的?

生活如其自身的存在,早已先在的发生。而戏剧是如何发生的呢?我想,戏剧与生活的不同,首先要用基本的“戏剧意识”(或作品意识)来区分。生活是自在自然地流动发生,戏剧则是具有戏剧意识的人,通过对人物(角色)、空间(场景)、用具(道具)等要素的表达欲求(创作、导演、组织、表演等),揭示另类的、主动的、艺术的、理想的生活的可能性。即“戏剧意识”要回答自然生活如何转换为戏剧艺术的生活。当人们说某某人的一生就像一部戏、社会如不停歇的舞台等,都是因为具有戏剧意识、用戏剧艺术的语言来表述。在其它艺术门类中,一些日常生活中常出现的东西,如杜尚的《小便器》,安迪•沃霍尔的《布里洛的盒子》,及其它的日常用具,在艺术家的调用下,或使其具有某种观念意指,或使其进入某个特殊的事件之中,一个极其普通的日常用品由此就成了艺术品。这背后所隐含的意义则是,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有其自然的客观性,一切客观性的事物一旦与主观的意识合谋,就具有了独特的表达意谓。由此,生活中的任何一种日常行为,一旦行为者被“角色意识”所带动,行为便成为角色的行为。“戏剧意识”(或艺术意识)是区别“生活”与“戏剧”的基本点。

实际上,“生活”与“戏剧”,在意识的主动性上,不会是截然不同的两分。每个人对于戏剧所内含的意识状态,有着不同程度上的差异。这些差异体现在从无意识~弱意识~关注意识~强力意识等程度上的区别,也基本显示出专业和业余及普通观者的区别。对于《阿法嗒传说》的观看和理解,欲求本质理解的最深处,一是要回到“存在/语言”不可分的关联,即“存在”与“关于存在”的关联;二是从固化的经典语言回到对日常语言的理解;三是对语言进行信息化处理后的“存在/语言”状况的复合性应用和理解。这其间当然包含着从先在的生活经验~语言交流~理念表达,再重返日常生活的转变。其中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从先在生活经验到综合语言的戏剧表达,这些发生是由于“表达意识”的内在驱动(人类从何时有了表达的欲求,是文化人类学研究的重要内容)。而戏剧从经典样式再返回生活自身时,则是出于对生活自身的重新解读。此前,从原始生活进化出语言,通过语言形成各种不同的语言表达形式,后来固化成不同种类的艺术经典样式,由此形成了人类建构的(知识的、观念的、艺术的)文化世界。 而此后,对于从经典向生活的转化,许多人把这种转化看作对田园生活、原始生活的“回归”或“返魅”。很少有人把它理解为对生活实在经验的出离:在“原始生活”、“经验生活”、“生活理念”、“生活实验”等形态的进路中,最根本的是生活中的人的内在性的跃迁,即从无意识到有意识,再到依于整体文化理解的自觉生活。“戏剧意识”的内涵即意味着对于生活的自觉、对于生活的文化理解。也就是说,有了充分的戏剧(或艺术)意识,人人都可能是艺术家,社会与生活处处都是剧场。 “阿法嗒”在798这样的异质性区域,就如一个召唤戏剧意识的幽灵,把与其相关的互动者带入叙事、带入表演、带入言说……

 

3、戏剧的可能性

导致戏剧变革的基本动机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对于构成戏剧新的可能要素、新的结构及新的表现形式的发现;二是由于作者自身感受方式的改变而产生的对于戏剧的全新视角的观照。前者可以看作外在观察视角的发现或发明,必然导致的创作的冲动。后者则是一种内在道路,创作者自身对于“生活/戏剧”之本质感悟性的内在升华,从自我的内在抵达并同一于一切存在的内在关联。前者仍然以戏剧为主体去观察生活与世界,后者则从生活与世界的视角来实验戏剧。

戏剧的可能性的实践即戏剧的探索性的实验,是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戏剧的本质即“理解条件”下的真实性创造,是关于一切在场者的戏剧意识问题。戏剧之为戏剧,是因为其通过某种独特的形式重新创造了空间、场景和语境,触发或唤醒了人们的戏剧意识。戏剧意识的内涵就涉及到人类最原初的意愿表达。为何要表达?表达想传达什么?传达所达到的效果如何?我们在《阿法嗒传说》中所看到的交互式表达,至少体现出这样的意味:其一,对一个实际场景——在中国几十年巨变中具有典型意义的798艺术区的变迁史,展开了一场由“阿法嗒”(代表戏剧意识的幽灵)所促动的、由真实的历史人物(原798厂的工作人员)介入的在场性的畅谈(现场叙事剧场);其二,在物理空间的现场走动表演,经数字传递到任何一个可视频的演绎空间所达成的联动剧场效应,使在场者与不在场者即时交互,创造出戏剧对话的多样性(对话空间的开放);其三,所有相关的人(室外的与室内的)都可以通过微信扫码直接参与到剧场表演中来(任何可能的介入);其四,作品的文本构作包含了任何可能性资源的带入(作者文本、现场访谈、艺术家的画作、历史图片和当事人录音、演出录像,还有演出中偶发性人物的进入,以及任何可能事件的发生),使戏剧的可能性被有意谓地打开。就有观者在演出后,建议导演去大学展开这样的演出,让大学生参与其中,是对学生戏剧意识的培养,是很好的大学戏剧课。

《阿法嗒传说》之后,拉开了与这个作品的距离,我重新审视戏剧的可能性,已不是作为《阿法嗒传说》个案的可能性,而是通过这个作品所引发的对当下时代际遇中戏剧可能性的思考。

“阿法嗒”表达了神话际遇的当下性。对于当下人类处境,由史前文化和创世文化所呈现的自然神灵与拯救神灵,除了教义信仰之外,在主流上已被科学(许多人表述为“科学神话”)所替代。但是科学并不能对终极问题如宇宙存在的无限性及人的意识和心灵的存在等给出明确的答案。人类仍然在有限的世界活动,对于世界之外以及存在自身仍然是无知的。以此,比起信仰者对上帝作为全知者的信奉,并由此信奉给心灵带来的安慰,是可以让信仰者的心灵得以满足的。但是,信仰只是心灵活动的一种方式,之外还有信念、自由意志、精神理性等给予人的心灵——即人自身的存在价值予以安住的方式。在本质上说,人依于自身选择的价值来选择生存方式,而且在所有不同的价值判断中,都有作为普适价值的共识性存在。人类的艺术(包括戏剧)都依于人类围绕价值困惑、价值选择、价值磨难、价值实现的过程展开叙述性的表达。在此,戏剧的可能性即是对价值的追问所展开的探索。

当下人类已处在全球化发展的整体交互中,任何具有个体差异的人、任何独特组织和群体,都成为全球背景下的存在。全球化存在在客观上已然成为区域性存在的背景条件。但全球性文化的真实涵义越来越受到质疑,人类各区域文化对话的场域,更多的成为权利与工具性把控的场所。何谓人类共同价值的共识性约定?一切似乎都处在可能性的隐含之中。而只有唤醒人类自身、激活每个个体的内在意识——这是一切可能性中最根本的欲求,个体才能具有自觉意识地、具有理解地参与到全球化的发展:在广义的角色对话、在创作(区域发生)与接受(可能的交互阅读)之间展开可能性的探求,就必须介入当下、介入全球化、介入科学神话所构建的世界成果……。或者展开对全球化的批判,回避是无效的。在此当下,戏剧的可能性所展开的场域,在跨地域、跨文化、跨学科的开放性中,将成为戏剧人更大的实验场。

其实,正由于一个整体的全球化背景,区域文化的特质才更加鲜明地凸显。在人类最早的跨文化交流中,带有强权政治目的的文化作为,与人类对自然资源的强权开发一样,带来文化与自然的双重破坏。也正像人类对自然保护的意识觉醒,对于人类文化的多样性保护已获得普遍的共识。如果说全球化是一种平面的交互体系,区域文化则构成一道历史的纵深,它们共同建构人类文明的整观。当下的艺术或戏剧的可能性,正在于不同层面上的水平交互,以及区域文化对自身特质的更深层的挖掘。类比于宏观宇宙论与微观量子理论,两者的内在本质是相同的。如果以宏观与微观的交互性为背景来展开戏剧的可能性研究与实验,戏剧与生活与存在的关系,就不只是戏剧的已知资源所能涵盖的,那么,朝向未知的戏剧的可能性需要真正地被打开。

 

2018,6,10